当前位置:首页>> 笑话频道>> 时代>>

海外网:大时代里的神转折

奇闻趣谈网      时间:2018-11-06收藏
专题: 最新朋友圈神转折段子 超级爆笑的神转折段子 搞笑小笑话 搞笑电影大全爆笑 

大周末的,聊聊新闻里的段子。

一个叫李先生的先生,每次出差都很郁闷,因为当地派出所总会来带走他。偏偏他还经常出差,于是每次开房的结果就是去了派出所,时不时要待到凌晨。“开房就被抓”成了他的常态。

电视画面里,李先生一本正经,讲述了因为跟一个毒贩重名而导致的悲惨经历。无论如何努力,错误录入的信息都没法抹去,他就此求助于媒体。

剧情第一次反转是,杭州日报向警方证实后发现,李先生就是系统里收录的毒贩,连被收监时的照片都与电视画面里的他一模一样。此时,李先生所有的一本正经,都成了一个演员的良好素养。于是媒体送他奥斯卡奖,一时风头无两,段子界开始强势介入。

剧情第二次反转是,杭州日报公开道歉,说公安部都要求大连警方删除了李先生的信息,此前该报从杭州下沙警方处得到的是错误信息。“说你是影帝,我们必须向你道歉!”

到这里结束了?才没有。李先生在公安系统里的照片,是因为……他涉过赌。

神转折工厂

这几年,随着段子手不断增多,写段子这门传统手艺,也进入了大工厂加工模式。

前两天,GQ杂志一篇特稿《段子手的权力游戏》,简直写出了黑道风云的味道。大意是,有那么3个人签约了中国90%的段子手,他们包括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天才小熊猫、所长别开枪是我、小野妹子学吐槽……

天下三分,一统江湖。如今的段子界,早已告别散兵游勇,不爱讲究原创,讲究的是资源整合,用户为上等原则。它们商业模式成熟,市场规模庞大,这话搁哪个行业都没问题,在段子界怎么听怎么像是黑色幽默。

总之吧,逗围观群众们笑的段子里,十次有那么九次,是在生产线上用成熟的理念搭配佐料的结果。比如你喜欢猫狗,那就专注于萌这个点;喜欢星座,拿处女座开涮一度无限风靡;喜欢围观基情满满,这个估计也不用看什么段子手……

但是,在让人民发笑的逻辑中,有一种是这几年风头一时无两的。嗯,没错,神转折。四两拨千斤,一句话毁三观,满满的都是负能量。

随手给你来俩。

两男生同时向一女生表白,女生淡定道:“你们周游世界后再回来跟我说。”一男生立马收拾包裹准备出发,另一男生绕女生转了一圈,说出历史性的一句:“you are my world.”女生当即心如鹿撞、脸泛红晕...——最后她决定选择两个男生中比较有钱的那位。

要去当兵了,上车前和父母二老告别。在车上看着父母颤颤巍巍的身影,我禁不住泪流满面,在车上向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,脑袋被车门夹了一站地。

你看,神转折的优点在于,故意反逻辑而行之,制造反差。当然这里面有对年轻人反叛精神的迎合,比如这两年流行的“年轻人请教禅师”,除了反抗心灵鸡汤,还反抗了一味说教的权威。

神转折能流行起来的基础是“神烦”。无论老禅师,还是天天秀恩爱的小清新爱情故事,甚至别人的人生,都有着“神烦”的基础。如果哪天,遍地都是神转折,那说不定你给朋友讲个正常的故事,他都能笑趴在地上。

回过头来看,李先生走过的每一步,都是段子界梦寐以求的,魔鬼的步伐。

大新闻车间

李先生毕竟不是段子界的,回到事实层面,这事能成为如此精彩的段子,新闻界功不可没,而且这也不是新闻界第一次功不可没。

比如,这些年死在新闻业笔下的名人,李光耀和金庸两次,让人印象深刻。记者们似乎在抢时效性的时候,忘记了所有真实性的信条,以至于新闻学院的学生们每隔一阵就有新鲜案例,老师们也习惯了在课上摇头叹息,义正言辞。虽然……真让有些老师上新闻一线,能犯的错只会多不会少。

狄更斯一句神来之笔,如今几乎成为汉语写作中最恶俗的开头,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……”喜欢用这样的说辞,无疑是在含混事实,因为等于没说。丢开狄更斯,我们不妨直接下个判断,对于新闻来说,今天的中国是个大时代,除了众所周知的素材无限丰富外,就连新闻要怎么做、怎么读,都还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与一些恶性事件相比,把人写死看上去反而无伤大雅。比如轰动一时的西安医生手术台自拍,湘潭孕妇发生羊水栓塞致死,大陆男童香港街头撒尿,200村民联名驱逐8岁艾滋男童,云南地震武警浑水煮泡面……想起这些新闻,一开始的愤怒和知道真相后的恼怒加起来,让一些简单事实,变成了连续报道。

过去总有人嘲讽说,有些地方的GDP是拆也算,建也算,拆了又建GDP就翻了倍。其实新闻界也是一样,第一天吓死你,第二天换个角度吓死你,连续报道每一篇都吓死你,直到最后你总会发现,这世界的运行逻辑,大部分时间其实合乎常理。如果你在新闻中看到挑战常识的故事,不妨先打个问号,不要先在微博和朋友圈里,留下一堆叹号,让第二天的自己怀着恼怒的心情来删除。

新闻上如此高频率的出现大反转,不只是新闻界自己的责任,读者也难辞其咎。实际上在传统媒体这么衰弱的时候,群情激奋往往不是由传统媒体所挑起。倒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就连杭州日报造就的李先生这个段子,也发生在微博上。

冲动是新闻业的魔鬼,也是围观群众的魔鬼。来自新媒体受众超高的时效性期待,让媒体坚守原则变得越来越艰难。说到这里,岛君忍不住想作句歪诗——

小时候,新闻是一张泛黄的报纸,夜里在编辑那头,早上在我这头;

后来啊,新闻是一块巴掌大的屏幕,你敢不实时推送,我就告诉所有人。

群情激奋背后,是新媒体时代塑造出来的对世界的刻板印象,这有别于传统媒体时代。左派知识分子乔姆斯基前两天出来感慨,30年前他说媒体在制造共识,如今媒体行业已巨变,但即使是谷歌等技术公司介入媒体行业,也是在制造共识。

即便都在制造共识,但这共识明显有别于前。甚至可以说,这里面是处处撕裂的共识。所有人都站在其他职业的对立面,骂政府、骂医生、骂老师、骂央企、骂警察,走路的骂开车的,开车的觉得满街都是碰瓷的……

人们为何一开始相信医生弄死了孕妇,因为他们不是医生,而医生很可能是坏蛋。人们为何相信做奶粉的都在往里掺毒,因为以前发生过,而他们不是做奶粉的。人们为何相信8岁男童真的被所有村民驱逐,因为他们以为,这世界上都是坏人,而自己浑身上下满满的都是爱。

有了这样的基础,在这个时代,出现那么多简单且情绪化的新闻,也就不足为奇。因为有那么多的受众对这种类型嗷嗷待哺,哪怕当场受骗也在所不辞。

而你若是好奇,岛君作为一个没参与过这些新闻的人,为何要在这样一个下过雨的周末夜晚,一本正经的对这一切痛心疾首,似乎经历了其中所有的愤怒与恼怒,我只能告诉你一个略显悲伤的故事:

庭有枇杷树,吾入行新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文/司徒格子

注:本文已独家授权海外网刊发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在与本岛取得联系授权后,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"侠客岛"(xiake_island)与"海外网-侠客岛专栏"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关键字: 时代    

猜您喜欢

本月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