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 时尚资讯>>

历史题材电视剧趋向先秦,“小年轻”写“古代史”还需仔细斟酌

奇闻趣谈网      时间:2018-10-11收藏
专题: 战国时期的一九o二年的一元 姜维铁笼山为何兵败 宽松小毛衣 民国无双侮辱历史 

“先秦”史料记人记事从简,所以更需注意把握创作想象的分寸。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在《史通》中指出,因为时代远近关系和历史条件的限制,史籍对往事的记述存在着“远略近详”的现象,即越是年代久远的史事,史书上记载得越简略,越近则越详细。《左传》和《史记》是当前“先秦”题材电视剧创作选材的重要来源。但《左传》叙述鲁国254年历史,篇幅仅18万字,《史记》记叙黄帝至汉武帝间3000年事,篇幅只有52万多字。先秦史籍存在很多叙事断裂与空白,给文艺创作留下了更为巨大的想象空间。但也正因如此,今天的“再创作者们”更需以敬畏之心对待史籍中所未载、所未明、所未知之人、之事。“先秦”故事,用草蛇灰线的笔法来写尚可,若用画蛇添足的笔法来写则不宜。创造者们特别是年轻的创作者,需要静下心来读透史籍再骋文笔。历史题材的创作与传播也是“国之大事”, 仅凭想象是不行的。

再者,“先秦”时代的纷争与今日地缘政治矛盾,性质截然不同,电视剧创作不宜将两者简单比附。已播出的“先秦”题材电视剧多聚焦于“战国争霸”故事,若干作品宣传语句中不乏“民族复兴”“大国梦”的标签,以及“当代价值”“思考”之类的词汇,剧情之中也夹杂着诸多“地缘政治”考量的台词,不由得让人去揣想,“先秦”历史剧的创作动机里是否也迎合着所谓“新战国时代”的当代地缘政治思维。笔者以为,设若真有这样的思维冲动,应该冷静下来,深思一下。

就目前出现的“先秦”历史剧来看,剧作中渗透的倾向性,着力描绘的是诸侯中之两强或一超多强间的争胜故事,突出的是诸侯,忘掉的是宗周。换句话说,一些作品着力渲染“战国”,而忽略了“战国”背后的周朝。然而,笔者以为,正是因为周王朝这个大的历史框架在,“战国七雄”之间的矛盾,才不宜于比附到当今的国际地缘政治关系上去。发生在周王朝体系内的诸侯争胜,乃是同源文明体系内的斗争与融合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写道:“秦之先,帝颛顼之苗裔”“太公望吕尚者,……其先祖尝为四岳,佐禹平水土”“召公奭与周同姓”“楚之先祖,出自帝颛顼高阳”……太史公的如椽之笔自有深刻内涵,需要细细体会。笔者浅陋,但坚持认为“战国七雄”关系,决不可以冷战后的世界地缘政治格局来比附。这是“先秦”历史剧创作需格外注意的。

“先秦”邦国虽有地域,但不宜以今日地域区划来简单对位,彼此厚薄。《康熙帝国》《汉武大帝》《贞观之治》等历史剧,是以历代王朝全域视点来讲故事的,期间虽有对王侯将相属国郡望的介绍,但绝无对一地一域的偏好。然而,进入“先秦”时期的剧作中,则出现了某种“地域优胜观”的迹象。这种对先秦时代某一诸侯国的刻意回护,是与该作品的投资方、主创团队的地域归属紧密联系着的。如果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弘扬,在历史叙事中陷入古今行政对位上去表达,并进行厚此薄彼地描写,那不仅是对历史发展进程的简单化、片面化观照,对中华文明体系的理解也是无益的。这种叙事内含着某种地域区隔感,对争取全国广大观众更多的收视关注也是不利的。

来源:光明日报

作者系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论研究部主任

本文关键字:

猜您喜欢

本月热点推荐